雅昌专稿|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段勇:元宇宙中博物馆的形态及关联关系将产生革命性提升

2022年8月2日
admin
没有评论

【编者按】2022年3月,随着一份《关于博物馆积极参与建构元宇宙的倡议》的落地,博物馆进入元宇宙的呼声便开始逐渐高涨。全国范围内60余位博物馆管理者和专家的联名倡议,不禁引起我们的好奇:博物馆如何看待元宇宙?其对博物馆进入元宇宙有何畅想?进入元宇宙对博物馆现行状态有何影响?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联系到了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文博界资深研究者段勇。他同我们谈起了发起该倡议的始末,对元宇宙的理解,元宇宙对博物馆的影响,及博物馆如何参与建构元宇宙等等。一起来听听他怎么说。

2021年扎克伯格把“脸书”更名“元宇宙”,使这个概念迅速呈爆发之势跨界传播。我用“元宇宙”作为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一下,惊讶地发现返回了一亿个结果,与用“故宫”作为关键词搜索的结果数量相当,可见其热得烫人,而且还在继续升温。我因长期关注古老文化遗产与新兴科学技术的关系,近年又从事智慧博物馆研究和教学,故特别关注元宇宙这个新概念的发展趋势。感觉其中虽然也存在一定炒作,热闹之中也肯定存在一定泡沫,但是全面客观而言,元宇宙无疑是各行各业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发展方向。我们这个《倡议》属于中国博物馆人站在国际博物馆前沿的自觉行动,呼吁本行业与时俱进、抓住机遇、主动参与建构元宇宙,并借此推动自身发展迈上新台阶。

元宇宙是依托扩展现实、数字孪生、NFT、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建构的,对现实世界映射、拓展并与之交互融合的数字生活空间。元宇宙在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数字化过程中,需要大量来源于实体世界的物质标本和精神世界的文化元素,并通过对这些内容要素的复制、模拟、加工、改造,形成与真实社会体系融合的数字生活空间。而综观我们所在的现实世界,同时拥有丰富物质标本和文化元素的最佳场所,非博物馆莫属。因此,我们相信,元宇宙需要博物馆,博物馆也应该欢迎元宇宙,让自己和藏品在元宇宙里活起来。

现代博物馆在诞生以来的数百年发展历程中,也曾经历若干次重大社会变革与技术革命。在这一过程中,博物馆的定义、形态和功能虽屡经演变,但万变不离其宗,保护和传承人类社会的多元文化及多彩环境的根本宗旨和终极使命从未改变。从根本上看,博物馆的宗旨和理念与元宇宙是相通的,博物馆的未来和使命与元宇宙是相融的。也正因如此,广大博物馆馆长和专家学者在博物馆积极参与建构元宇宙方面具有高度的共识,从倡议共同发起者名单就可见一斑。其实,研究机构和企业无疑也是元宇宙的建构主体,下一步需要大家共同协作推进。

2022年5·18国际博物馆日,江西全省博物馆共同发出推进全省智慧博物馆建设的倡议

元宇宙不仅可以为博物馆拓展、深化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应用场景,而且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使博物馆成为永恒无限的终极存在。博物馆事业的发展与人类科技的进步一直是密切联系的。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博物馆信息化、数字化建设为博物馆参与建构元宇宙奠定了物质资源基础,当前博物馆的互动虚拟现实场景、沉浸式展陈教育可视为迈向元宇宙的登堂入室的阶梯,而智慧博物馆就是元宇宙的某种初级形态。上世纪末本世纪以来国内外的智慧博物馆建设可以说是国际博物馆界向元宇宙迈进的自发努力,虽然还不算是在元宇宙观念体系指导下的自觉行动。我国智慧博物馆建设大约始于2014年,目前从技术应用而言,整体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敦煌研究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等都在数字化、虚拟化、互动式、沉浸式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当然,对于浩如烟海的元宇宙来说,智慧博物馆还仅仅是一个很小的形态,还有极为广阔深远的发展前景,而元宇宙能为博物馆提供超越传统界限的无限时空,或者说元宇宙给文博界展示了一个存在无限可能的终极发展方向。目前虚拟现实、人工智能能技术处于一个临界点,也可能会给博物馆带来革命性或颠覆性的改变。元宇宙概念的正式提出,为包括博物馆在内的各行各业都明确规划了一个意义深远的战略发展方向,当然也意味着新的机遇与挑战。在参与建构元宇宙过程中,博物馆的形态、关联关系都将得到革命性提升甚至发生颠覆性重构,最根本的变化可能是,博物馆将由一个物质“机构”变为一个存在“空间”。

文化遗产、博物馆连接着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也许可以把文博界比作元宇宙里的银河系,一个个博物馆、一处处文化遗产,就是银河系里的一个个星球,它们将让银河系乃至元宇宙变得格外璀璨迷人。在现实世界里,文物博物馆机构与学校、医院等一样,是人类创立的最伟大且最成功的社会机构之一,迄今全世界200个国家都有博物馆。我相信在元宇宙里,文博界仍然必将同样获得巨大成功,从而在永恒时空里更好地履行保护和传承人类社会的多元文化及多彩环境的根本宗旨和终极使命。同时,元宇宙与现实宇宙一样浩渺无边,银河系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社会各界在元宇宙中都大有可为,相信也必将大有作为。

元宇宙尚没有公认的最佳定义,其概念和应用场景已如浪潮般汹涌而来,很多机构特别是商业企业把什么都与元宇宙挂钩,显然其中也存在炒作和泡沫,这虽然属于新生事物发展过程中的正常现象,但是也应予以适度警惕。文博界大多属于非营利性质的公共机构,它们在与科研机构和商业企业合作建构元宇宙时,仍然需要坚守自身的性质和特质,在元宇宙里同样应该遵循现实世界文博机构公认的伦理与原则,坚守非营利性质和公共服务属性,在继承中发展,在守正中创新,融入元宇宙,开启新时代,开辟新天地。

正如我们在《倡议》中呼吁的,博物馆应该从“资源共享”“场景共创”“标准共建”“责任共担”等四个方面参与建构元宇宙,这既是参与的方向,也是参与的步骤。博物馆不能仅是元宇宙的内容提供者,而且也应是元宇宙的共同建构者。博物馆参与元宇宙当前最急迫的就是我们《倡议》里说的要做到资源共享、场景共创、标准共建、责任共担。其中,资源共享是基础,发挥我们自身的优势;场景共创是手段,是我们参与建构的有效途径;标准共建是引领,是我们与技术公司共同作为平等主体的抓手;责任共担是底线,是我们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万变不离其宗的立身之本。总之通过主动参与建构元宇宙,与时俱进,主动争取话语权,更好地发挥博物馆传承文明、塑造现在、昭示未来的社会职责,履行保护和传承人类社会多元文化及多彩环境的终极使命。

最后我想强调:元宇宙决不仅仅是一个科技概念,它还是一个文化概念,一个社会概念,从学科角度来看其实是一个技术人类学概念。目前人类社会的科学技术发展正处于一个重要的临界点,大数据、云计算、超级互联、扩展现实、人工智能等正给现实社会带来革命性甚至颠覆性的改变,元宇宙既是一个技术集大成者,也是一个社会发展方向。未来图景,从元宇宙来说,博物馆各星球构成星系,再与其他星球星系共同构成璀璨星空;从博物馆来说,元宇宙就是无限版的现实社会,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而且它不仅是传统三维模型的,还会增加时间维度,增加感觉(感情)维度,成为人类永恒的生存空间。

原标题:《雅昌专稿|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段勇:元宇宙中,博物馆的形态及关联关系将产生革命性提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