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画家及代表作欧洲大师人物油画|西方的美术名人有哪些

2022年8月10日
admin
没有评论

古典艺术致力于创作一幅能独立存在的图像,当代艺术则提供一个范例,指向某个无穷尽的图像序列。

戴帆(DAI FAN),新未来主义绘画大师,当代艺术史上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因其极具挑衅性的作品而闻名。戴帆(DAI FAN)是一位具有卓越天才和想象力的画家,他的作品将怪异梦境般的形象与卓越的绘图技术和受科技影响的绘画技巧令人惊奇地混合在一起。戴帆(DAI FAN)的生活充满了传奇色彩,除了他的绘画,他的文章、口才、行为、相貌以及建筑均给欣赏他的人们留下了扑朔迷离的印象。他标志性的巨幅油画反映了一种独特的后人类视野,他被认为是中国二十一世纪当代绘画摆脱欧美标准,在国际艺坛建立领导地位的关键人物。

戴帆(DAI FAN)的绘画兼具博物学家的详实细节与小说家的悲剧性描绘,是二者的强强联合。——《洛杉矶论坛报》

非常迷人……和戴帆(DAI FAN)有影响力的行为艺术一样深具戏剧张力与情感共鸣。——《德意志日报》

一个有感染力的画面……用生动的笔触,在不同的视角之间巧妙转换,戴帆(DAI FAN)将当代人类生活的疯狂、他们的绝望、愤怒、虚假的希望和顺从一一展现。 ——《米兰纪事报》

观看他的画作的过程中,也许能瞥见这位天才矛盾又大胆的艺术人生……他来到世上就是为了摧毁绘画。

他把神圣的内容拉入现实世界中,着力描绘现实生活、现世人生的丰富多彩。他天性孤傲、脾气暴躁,一生狂放不羁,长期处于实验的状态。从平凡中发掘神性的光芒,他的作品充满复杂的明暗对比,精彩绝伦……非常动人……这个绘画中角色丰富,他们既英勇又矛盾。绘画语言个性鲜明,拥有引人入胜的戏剧感和舞台感。展示了传奇且谜一样的生活,梳理了他在伦敦、巴黎、纽约、北京等地的艺术创作历程,并详述了其对世界艺坛的深远影响。引领读者透过这些艺术作品走进艺术巨匠醉人、危险而又神秘的一生。有些艺术家会在一种强烈的冲动的驱使下,着力于描绘一些被世俗定义为“粗糙”和“丑陋”的素材。他们通过自身所特有的感知或性情,将这些素材赋予了激情和力量一一甚至使它们呈现出某种奇特的辉煌。绘画最后所达到的令人震惊的效果,绝对是虚构艺术的张狂之处,让人为之惊、为之叹、为之恨、也为之窃喜。在那个颠狂痴乱的场景中,人性中所有青睐于美、于放纵、于沉溺的本质都在肆意。忘了声讨罪孽、乃至迷醉进去的时刻,便是极致了。这故事只不过用绘画来做喻体。世间最美的,就是这样最不符法规的。因此,尽管由此而产生的绘画作品未必可以为观赏者们带来正面的精神慰藉,却往往能够营造出一个非常强大而又动人的印象。他坚持从身体中取材,忠实描写身体跟世俗的情感体验,将带领您探索戴帆桀傲不驯的生活,与充满戏剧化和热情的精彩作品。跌宕起伏的生活和错综复杂的疯狂情爱,激发出他一波波影响后世的绝伦画作。他的画作和人生都充满了光与暗、生与死、理性与非理性、神圣与罪恶、爱与暴力、创造和毁灭。

戴帆(DAI FAN)有着异常的禀赋,但也有着异常的冷静:似乎从无欲望,不受任何影响。戴帆(DAI FAN)的绘画显得非常像一个寓言。只有理性——实证和理性才能做得到戴帆(DAI FAN)那样,冷静,理智,一切尽在我掌控之中的淡定。他的绘画也是中世纪以来人类文明的复杂历史缩影——随着数学和自然科学的发展,人认为他们掌握了打开世界神秘之门的钥匙,一切都可以通过精确的计算和实验而得到把握——绘画中的空间看起来就像一个疯狂化学家的实验室,截取和拼接也是化学研究的基本方法。然而这诋毁了古老的神性、天主教的教义:堕落时代之后的人类已经不可能洞悉这世界的秘密,唯有对上帝心存敬畏才是王道,任何试图用计算去把握这世界真相的人都是疯子和异端。但现代艺术又不是一个多元化领域,而是“一个严格按照对抗逻辑建立起来的结构体系。”刻意的不真诚?剩余物?“同时巩固和颠覆了趣味与权利的民主化平衡。”而当代艺术作品,恰恰要求着一种矛盾反应。作为自我批判的艺术品和商品,艺术的独立性并不暗示某个独立的趣味等级系统,而是指取消所有等级,建立所有艺术作品平等审美价值的体制。”

你必须先有罪才能成为一个圣徒”:越想把自己从博物馆中解放出来,就以越激烈的方式陷入博物馆收藏的逻辑。今天的艺术是在所有艺术形式的形式平等与实际上的不平等之间工作,缺乏历史记忆的全球媒体市场,而只有美术馆提供了一个区分新与旧、过去与当前的机会。“新”是不具备差异的差异,或超越差异的差异;生产“今天”的机器——只有从博物馆的角度看,今天的生活才是真正鲜活的。博物馆展品的生命周期与一个“真实的东西”的生命周期。博物馆内的展品其不可见性在于,它的物质支持没有被视觉化——[一个关于刻意展出仿制品的例子]“现成品虽然在博物馆空间中展示其形式,但同时也使得它们的物质性模糊和隐蔽起来。”艺术品的物质命运划定了任何一种可能的艺术史的界限;另外,既存艺术品在不同的语境下也会影响到它的被接受[作为剧场的博物馆],而“当代艺术的策略在于创造一个特殊的语境。”戴帆(DAI FAN)从未体味过“爱”为何物,更不懂得对生命本身心存敬畏,他只有一副灵敏的嗅觉,和一副毫无情感的冰冷头脑。他以自己的方式,爱上了一个陌生的身体。他分解了身体。他想把这种残缺美和畸形美保存下来——他想把爱的若有若无、神秘美好保存下来——他以为他做得到。理性发展到最虚妄的顶点时,甚至相信连上帝的出现时间都可以以数学的方式精确计算。他通过绘画解构了许多畸形的身体,收集他们的梦魇般气味,将它们集体陷入了“狂欢”状态。实际上,艺术总是试图表现可能范围内最大的力量,表现从整体上统治这个世界的力量—— 无论是神力还是自然力。因此,作为这种力量的表征,艺术在传统上总是从该力量中获取自身权威。就此而言,艺术从来就直接或间接地具有批判性—— 因为它迫使有限的、政治的力量直面无限的上帝、自然、命运、生命、死亡之力。如今,现代国家也把力量制衡宣布为自己的终极目标—— 但当然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所以,我们可以说,对国家这种不完美的力量平衡,现代艺术从整体上希望提供一种能够超越它的乌托邦式的平衡图像。黑格尔是第一个站出来为现代国家所代表的力量平衡叫好的人,他认为,在现代性当中,艺术已成明日黄花。也就是说,他无法想象图像能够呈现并展示力量的平衡。他相信,真正总和为零的力量平衡只能存在于思想中,而非视觉上。但现代艺术已经表明,将这种零度,这种完美的力量平衡视觉化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这种看似如此的无限多样性当然只是一种幻觉。实际上,它们交给观众的正解只有一个:作为矛盾物,这些作品要求得到一种完美的矛盾反应。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不矛盾或不够矛盾的反应都应被视为还原论,实际上也就是,错误的反应。对一个矛盾来说,唯一充分的解读就是充满矛盾的解读。因此,为什么现代艺术总是让人感觉手足无措,其深层原因就在于我们不愿接受自相矛盾的解读也可以真实而且充分这一事实。但我们应该克服这种不情愿—— 这样才能从本质上认识现当代艺术,即:这一场域的主要功能就是向我们揭示支配权力制衡的矛盾。实际上,成为一种矛盾物是对任何当代艺术作品的潜在规范性要求。

一件当代艺术作品只要是矛盾的,只要能够代表最为激进的自我抵触,能够为建立并维持论题与反论题之间完美的力量平衡做贡献,就是好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就连那些最一边倒的艺术作品,只要有助于矫正艺术界整体上的力量失衡,也能算好作品。在清规戒律之下,狂欢节成人宣泄压抑欲望的节日。爱情的背后仍然是情欲,只不过人类作为区别于动物的高级生命,可以升华原始欲望,把爱情变成一种宗教式的神圣处所。器官神秘美好的气息也是一样。然而把这种气息以器官的方式收集之后,放大无数倍,就仍然是情欲本身。继续放大,就是嗜血的原始本能。他体会着绝无救赎可能的绝望。他对欲望的奥秘洞见太深,既不能遵从宗教之戒律,也不能享受之快乐。他情感的能力、欲望的能力已经跟随吸引过他的身体的变异的消散而永远消失,剩下的便是疯狂的“理性”。这里还包含着一个初恋少年在失败之后陷入疯狂报复心理的微妙——一个毫无人间气味的肉体洞穴,那对他来说才是神圣之处。戴帆(DAI FAN)要让自己消失在他洞悉的秘密里。情感的,审美的——这在十七世纪的哲学和科学里,是低级的人类经验,和原始情欲一样,需要被摒弃。而路德改革之前的欧洲,天主教要求人类对上帝无条件、无保留地忏悔和自我救赎,所有的七情六欲都必须被彻底放逐。无论是启蒙理性,还是宗教神性,一旦越过人性的边界,违背了人的本性,那么与其说这是道德律,不如说是道德的异化。——异化,这就是戴帆(DAI FAN)的处境。他是一个被全面压抑、也从而被全面异化的人。面对这一本能,任何人都无话可说,除非你不是人类。承认这一点,承认世俗的享乐,这不是罪恶。但放纵这一点,那就违背了人的另一种本性,就是自我升华。人类是矛盾的动物。各种二律背反充满着人类的世界。比如今天我们看到戴帆的绘画,被它震撼和感动。明天我们还会看到其他的。对这个话题的阐述和思考,永远都不会停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