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平谷发现200万年前溶洞 洞穴冬暖夏凉(图)

2022年9月14日
admin
没有评论

看似幽静闭塞的山沟之中,却隐藏着一个尘封了200万年的“地下世界”。经过30余名村民历经6年的持续挖掘,近日,这个位于平谷区金海湖镇中心村西中山内的溶洞群终于重见天日。中科院专家称,该溶洞群距今至少有200万年,具有很高的开采价值。但因资金问题,该溶洞目前已暂停开发。

平谷区金海湖镇中心村村委会联防主任曹建民告诉记者,在村子西山后的山顶上,有几个神奇的山洞,每年冬天,从洞口处就会往外呼呼地冒热气,而夏天,洞口则钻出阵阵凉风。

“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这山洞里一定隐藏着某些东西”,曹建民说,村民们还发现一个更加奇怪的现象,一条流向南的河流经过山前时,总是神奇地拐弯流向东,而且在旱季的时候,河流流入山谷后就会渗入地底。

据村内上了年纪的老人说,在20多年前,两个护林员顺着这个洞口放了200米的长绳往下吊,却发现洞穴越来越大,并且有水流的声音,他们怕坠入河内才停止探险。村民们由此推断该山存在着溶洞以及地下河。

2002年,这个冬暖夏凉的神奇洞穴引起村干部的注意。曹建民称,这个仅有456户人家的小村庄并无其它谋生的资源,“附近又没有什么企业,如果开采出溶洞就能发展旅游业”。

就这样,中心村决定集全村之力,挖掘这个神奇的山洞。随后,村委会和附近山东庄的投资人陈富友合作,主要由陈富友投钱,村里提供人力和设备进行挖掘。2002年初,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村民们开始使用风钻、锤子等设备对山洞进行初步挖掘。

然而,因为缺乏专业的技术勘察人员,2002年到2003年,尽管30余名村民辛辛苦苦地挖掘了3条人工隧道,但还是没能发现溶洞。2004年,村里请来了中科院专家来勘测地形,开始有计划地挖掘。

当年夏天,挖掘工作终于有了重大进展。当第5个隧道挖到100米处时,带队的陈富友在准备出洞时,感觉到从土缝中突然涌出一大股暖风,并隐约听到有海浪一样的声响。他好奇地拿棍子一捅,一个大约450平方米的巨大溶洞呈现在他的面前,“当时我想,3年的辛苦总算没白费”。截至今年3月底停止挖掘时,村民们共发现3个大的溶洞洞腔,里面有大量的钟乳石和石柱。历经6年,这个沉睡了200多万年的溶洞群终于重见天日。

昨天下午,中科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陈诗才告诉记者,发现的这个溶洞就在西中山山中,属燕山山脉的一部分,距离闻名华北的“京东大溶洞”只有5公里左右,但二者并不是一个部分。

他表示,该溶洞内的岩石早在4亿年前就已经形成,而溶洞的洞腔形成至少有200万年的历史。“这些溶洞是通过一条地下河串起来的,顺着河道挖掘就能找到所有溶洞群。”陈诗才认为,北京这种半干旱少雨气候,能形成溶洞是非常难得的,该溶洞群具有很高的开采价值。

昨天,在开采人员赵连江的陪同下,记者开始了溶洞探险。赵连江参加了整个6年的挖掘过程。顺着陡峭的小山坡,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众人钻进了西中山半山腰间的一个小山洞,并在隧道里慢慢摸索前行。一开始,溶洞洞口非常狭窄,仅容一人弯腰俯行,行约30米处,通道渐渐豁然开朗,人可以直立行走。

距洞口100米处,记者感受到头部附近的一个小石缝有凉风吹过。据赵连江介绍,这是已发现3个溶洞中最大的一个,高20来米,初步测量有450平方米,另外两个溶洞面积分别有200平方米。随后,记者钻入洞中,在微弱的灯光照射下,洞底奇石纵横,明显呈现水流洗刷痕迹,洞内钟乳石林立,洞顶石幔延壁而下,石笋错落其间,俯下身去,隐约能听到有水流的声音。

赵连江说,因为当时挖掘的人员不够专业,在开采溶洞的时候,炸药碎石把地下河堵住了一部分,本来打算逐步清理,但因为今年3月底,投资人的资金都已耗尽,他们才停止了挖掘工作。“专家说山底下都是空的溶洞,但现在这个山也就挖掘了二分之一”。

30余人6年的艰辛挖掘,却最终不得不止步于山洞内170米处。对此,投资人陈富友很是无奈。因为地形复杂,每一步的挖掘都耗费巨大。炸药、工资……6年间,陈富友共花了70余万元,而村委会也先后投资了近10万元,但挖掘溶洞是个浩大工程,这点钱显然不够。“所有的钱都花光了,我只能选择暂时停工”。

对此,金海湖镇政府旅游科科长丁秀敏称,该溶洞群挖掘项目,此前政府未曾介入,“只是听说有投资人在那里开发这个项目”。她表示,政府已经知道挖掘工作遭遇一定的困局,“这种事情也应该靠政府和村里人一起努力来解决”。她同时表示,现在最难的依然是资金问题,他们将尽快通知当地招商部门和管委会对此事进行讨论,商讨解决方案。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